近3亿农民工分布变迁,跨省流动持续下降

近3亿农民工分布变迁,跨省流动持续下降
随着产业的转型升级,近年来农民工的区域分布正在发生改变。中西部省内就业占比增加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的《2019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9年农民工总量达到29077万人。其中,本地农民工11652万人;外出农民工17425万人。在外出农民工中,省内就业农民工56.9%,比上年提高0.9个百分点。省内就业的农民工为9917万人,比上年增加245万人,增长2.5%;跨省流动农民工7508万人,比上年减少86万人,下降1.1%。省内就业的农民工持续大幅增加,跨省流动农民工持续减少,这也是近年来我国农民工流动的一个重要变化。湖北社科院长江流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彭智敏对第一财经分析,近年来沿海地区产业加快转型升级,制造业中相当一部分逐渐向中西部转移。另外,中西部地区正处于加快工业化的过程中,也需要产业工人。农民工留在家乡附近的城市就业,虽然收入会比沿海地区低一些,但整体生活成本也低。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分析,就近就业、就近城镇化是一个大趋势。当前中西部中心城市加快发展,也给农民工提供了更多就近就业的机会。尽管外向度不高,但一季度中西部不少省份外贸出口增速不降反增。尤其是江西和四川,一季度贸易呈现两位数增长。江西一季度外贸进出口总额为861.8亿元,同比增长15.7%;出口592.7亿元,增长11.6%。这两个增速都居全国第一。彭澎分析称,中西部地区的一些中心城市与沿海发达城市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小;中西部的基础设施越来越完善,很多出口企业转移到中西部也十分方便。对农民工来说,每个省份都有一些比较好的城市可供选择。不少农民工离开沿海回到内地,并不是回到自己的家乡,而是选择附近的城市,比如所在省份的省会、区域中心城市等家乡附近的城市。这些城市落户门槛更低,小孩读书又容易。另外,老年人进城帮忙照看小孩,在语言、文化、生活习惯等方面,也都是与家乡附近的城市更为相似,更好融入。尽管省内就业比重在上升,但不同地区之间,差异还是比较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分地区看,除东北地区省内就业农民工占外出农民工的比重比上年下降3.4个百分点以外,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省内就业农民工占比分别比上年提高0.1、1.4和1.2个百分点。也就是说,随着中西部经济的快速发展,中西部省内就业占比在大幅上升,东部处于基本持平状态。而东北地区则下滑了3.4个百分点。这也说明,东北的人口外流仍在持续。数据显示,2019年,东北三省人口共减少了42.73万人,其中黑龙江减少21.8万人、吉林减少13.33万人、辽宁减少7.6万人。在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低的情况下,三省的人口都出现净流出。其中,黑龙江净流出17.99万人、吉林11.03万人、辽宁4.11万人。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对第一财经分析,人口是跟着产业走的,这些年东北的产业结构比较单一,以基础工业部门尤其是能源原材料为主,很多基础工业出现发展停滞甚至衰退,这对东北的经济形势影响很大,经济放缓也导致人口外流。长三角、珠三角农民工减少目前东部地区的城镇化率已经比较高,输出的农民工增量在减少。相比之下,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西部地区的城镇化率仍比较低,在加快工业化和城镇化的过程中,农民工的输出也比较多。从输出地看,东部地区输出农民工10416万人(占比35.8%),比上年增加6万人,增长0.1%;中部地区输出农民工9619万人(占比33.1%),比上年增加81万人,增长0.8%;西部地区输出农民工8051万人(占比27.7%),比上年增加133万人,增长1.7%;东北地区输出农民工991万人(占比3.4%),比上年增加21万人,增长2.2%。从输入地看,除了东北就业的农民工减少之外,江浙沪地区和珠三角的就业农民工也出现减少趋势。在东部地区就业的农民工15700万人(占农民工总量的54%),比上年减少108万人,下降0.7%。其中,在京津冀地区就业的农民工2208万人,比上年增加20万人,增长0.9%;在江浙沪地区就业的农民工5391万人,比上年减少61万人,下降1.1%;在珠三角地区就业的农民工4418万人,比上年减少118万人,下降2.6%。此外,在中部地区就业农民工6223万人(占21.4%),比上年增加172万人,增长2.8%;在西部地区就业农民工6173万人(占21.2%),比上年增加180万人,增长3.0%;在东北地区就业农民工895万人(占3.1%),比上年减少10万人,下降1.1%。由此可见,在珠三角地区就业的农民工,2019年减少了118万人;江浙沪地区也减少了61万人。相比之下,中西部地区大幅增加。彭澎分析称,外需占我国整体经济的比重在下降,内需在上升。在这个大趋势中,珠三角、江浙沪地区外向型产业对农民工的需求也在减少。另一方面,近年来珠三角、江浙沪等地产业升级,“机器换人”推进得比较快,这也减少了很多用工需求;再加上沿海发达地区的居住等生活成本不断上升,也使得部分农民工回流到中西部。彭智敏说,尽管珠三角等地的农民工在减少,但总体上,中西部与沿海地区的产业差距仍十分明显。随着珠三角、江浙沪地区的产业升级,需要更多文化程度相对高一些的人才,这些地方对中高端人才的吸引力仍然很大。智联招聘和恒大研究院不久前联合推出的“中国城市人才吸引力排名”显示,在人才吸引力指数方面,上海连续三年位居第一;深圳、北京、广州、杭州紧随其后。此外,南京、成都、济南、苏州、天津分列第六到第十位。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