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3亿农民工分布变迁,跨省流动持续下降

近3亿农民工分布变迁,跨省流动持续下降
随着产业的转型升级,近年来农民工的区域分布正在发生改变。中西部省内就业占比增加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的《2019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9年农民工总量达到29077万人。其中,本地农民工11652万人;外出农民工17425万人。在外出农民工中,省内就业农民工56.9%,比上年提高0.9个百分点。省内就业的农民工为9917万人,比上年增加245万人,增长2.5%;跨省流动农民工7508万人,比上年减少86万人,下降1.1%。省内就业的农民工持续大幅增加,跨省流动农民工持续减少,这也是近年来我国农民工流动的一个重要变化。湖北社科院长江流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彭智敏对第一财经分析,近年来沿海地区产业加快转型升级,制造业中相当一部分逐渐向中西部转移。另外,中西部地区正处于加快工业化的过程中,也需要产业工人。农民工留在家乡附近的城市就业,虽然收入会比沿海地区低一些,但整体生活成本也低。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分析,就近就业、就近城镇化是一个大趋势。当前中西部中心城市加快发展,也给农民工提供了更多就近就业的机会。尽管外向度不高,但一季度中西部不少省份外贸出口增速不降反增。尤其是江西和四川,一季度贸易呈现两位数增长。江西一季度外贸进出口总额为861.8亿元,同比增长15.7%;出口592.7亿元,增长11.6%。这两个增速都居全国第一。彭澎分析称,中西部地区的一些中心城市与沿海发达城市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小;中西部的基础设施越来越完善,很多出口企业转移到中西部也十分方便。对农民工来说,每个省份都有一些比较好的城市可供选择。不少农民工离开沿海回到内地,并不是回到自己的家乡,而是选择附近的城市,比如所在省份的省会、区域中心城市等家乡附近的城市。这些城市落户门槛更低,小孩读书又容易。另外,老年人进城帮忙照看小孩,在语言、文化、生活习惯等方面,也都是与家乡附近的城市更为相似,更好融入。尽管省内就业比重在上升,但不同地区之间,差异还是比较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分地区看,除东北地区省内就业农民工占外出农民工的比重比上年下降3.4个百分点以外,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省内就业农民工占比分别比上年提高0.1、1.4和1.2个百分点。也就是说,随着中西部经济的快速发展,中西部省内就业占比在大幅上升,东部处于基本持平状态。而东北地区则下滑了3.4个百分点。这也说明,东北的人口外流仍在持续。数据显示,2019年,东北三省人口共减少了42.73万人,其中黑龙江减少21.8万人、吉林减少13.33万人、辽宁减少7.6万人。在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低的情况下,三省的人口都出现净流出。其中,黑龙江净流出17.99万人、吉林11.03万人、辽宁4.11万人。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对第一财经分析,人口是跟着产业走的,这些年东北的产业结构比较单一,以基础工业部门尤其是能源原材料为主,很多基础工业出现发展停滞甚至衰退,这对东北的经济形势影响很大,经济放缓也导致人口外流。长三角、珠三角农民工减少目前东部地区的城镇化率已经比较高,输出的农民工增量在减少。相比之下,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西部地区的城镇化率仍比较低,在加快工业化和城镇化的过程中,农民工的输出也比较多。从输出地看,东部地区输出农民工10416万人(占比35.8%),比上年增加6万人,增长0.1%;中部地区输出农民工9619万人(占比33.1%),比上年增加81万人,增长0.8%;西部地区输出农民工8051万人(占比27.7%),比上年增加133万人,增长1.7%;东北地区输出农民工991万人(占比3.4%),比上年增加21万人,增长2.2%。从输入地看,除了东北就业的农民工减少之外,江浙沪地区和珠三角的就业农民工也出现减少趋势。在东部地区就业的农民工15700万人(占农民工总量的54%),比上年减少108万人,下降0.7%。其中,在京津冀地区就业的农民工2208万人,比上年增加20万人,增长0.9%;在江浙沪地区就业的农民工5391万人,比上年减少61万人,下降1.1%;在珠三角地区就业的农民工4418万人,比上年减少118万人,下降2.6%。此外,在中部地区就业农民工6223万人(占21.4%),比上年增加172万人,增长2.8%;在西部地区就业农民工6173万人(占21.2%),比上年增加180万人,增长3.0%;在东北地区就业农民工895万人(占3.1%),比上年减少10万人,下降1.1%。由此可见,在珠三角地区就业的农民工,2019年减少了118万人;江浙沪地区也减少了61万人。相比之下,中西部地区大幅增加。彭澎分析称,外需占我国整体经济的比重在下降,内需在上升。在这个大趋势中,珠三角、江浙沪地区外向型产业对农民工的需求也在减少。另一方面,近年来珠三角、江浙沪等地产业升级,“机器换人”推进得比较快,这也减少了很多用工需求;再加上沿海发达地区的居住等生活成本不断上升,也使得部分农民工回流到中西部。彭智敏说,尽管珠三角等地的农民工在减少,但总体上,中西部与沿海地区的产业差距仍十分明显。随着珠三角、江浙沪地区的产业升级,需要更多文化程度相对高一些的人才,这些地方对中高端人才的吸引力仍然很大。智联招聘和恒大研究院不久前联合推出的“中国城市人才吸引力排名”显示,在人才吸引力指数方面,上海连续三年位居第一;深圳、北京、广州、杭州紧随其后。此外,南京、成都、济南、苏州、天津分列第六到第十位。

【用奋斗的青春告白祖国】冮皓:90后第一书记深扎脱贫一线

【用奋斗的青春告白祖国】冮皓:90后第一书记深扎脱贫一线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甘肃省陇南市宕昌县是天津大学对口支援的国家级贫困县。两年前,天津大学90后青年教师冮皓被派驻到宕昌县担任驻村第一书记,他深扎在脱贫攻坚的一线,积极寻求新产业,带领老乡们探索脱贫致富的好路子。宕昌县位于甘肃南部,自然条件差,是陇南地区脱贫攻坚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2018年,本科毕业3年的冮皓被派驻到宕昌县大寨村,面对耕地、人才两匮乏的情况,一时间愁坏了他。为了调研市场的可行性,冮皓挨个村、挨个工地跑了一个多月后发现,挂面有很大的市场潜力。就这样,从资金、设备到工艺再到人员培训,在天津大学的大力支持下,一个针对挂面产业的扶贫车间在大寨村落地。他还专门去游说有文化的青年人返乡,培养致富带头人。最终,何喜文被冮皓说服了。如今,冮皓创办的天津大学扶贫车间已经可以实现日销一万斤,带动了88户356人脱贫致富。挂面厂走入正轨后,冮皓还想进一步拓宽生产线、更换新包装,一方面依托大额订单进行外销,另一方面上线各电商平台。最近,他又和天津大学的同学们启动起带货直播,帮助宕昌县百余种特色农产品扩展销售新渠道。

美国多名议员要求特朗普推迟发放临时工签证至明年,保护本国劳工

美国多名议员要求特朗普推迟发放临时工签证至明年,保护本国劳工
据《今日美国》7日报道,四名共和党参议员要求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临时工签证的发放推迟到明年或“直到就业恢复正常水平”,因为新冠疫情大流行对美国经济造成了影响。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科顿、德克萨斯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密苏里州参议员乔希·霍利和爱荷华州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在5月7日的一封信中表示,暂停签证“在我们的经济恢复正常之际,对保护美国工人至关重要”。他们要求暂停签发非移民临时工签证60天,农业和其他关键行业除外。参议员们表示,美国学生将被迫在紧张的就业市场上与国际学生竞争,暂停一些签证类别将使美国年轻人和新近毕业的大学生有机会竞争本来可能属于移民的工作。他们在信中敦促特朗普“牢记美国工人”,并在经济复苏期间“限制不必要的外来工人入境”。报道指出,特朗普以新冠病毒为由暂停移民的打算也让某些行业感到不安。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特朗普政府采取了进一步限制移民的措施,限制入境美国的旅客,停止大部分签证程序,并加快遣返无证工人的速度。特朗普在4月下旬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暂时禁止新的移民入境申请,称这一严厉措施是为了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保护美国人的就业。但该行政命令为农业、医疗保健、公共安全等行业提供了豁免。

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均值逾300万 负债主要是房贷

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均值逾300万 负债主要是房贷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对上一年度中国城镇居民家庭开展资产负债情况调查。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以实物资产为主,金融资产占比低,房产占比超七成。 实物资产占家庭总资产八成 区域间的家庭资产分布差异显著,经济发达地区的居民家庭资产水平高;分省份看,家庭资产最高为北京、上海和江苏,最低的为新疆、吉林和甘肃。其中,北京居民家庭户均总资产约为新疆居民家庭的7倍。高收入家庭拥有更多资产,收入最高10%家庭户均总资产1204.8万元,是收入最低20%家庭户均总资产的13.7倍。 此外,户主的年龄、学历水平及职业均影响家庭资产分布。家庭总资产随户主年龄的提高呈现先增加后减少的特征;户主的学历水平越高,家庭户均总资产越多;户主为企业管理人员和个体经营者的家庭总资产明显高于均值。 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以实物资产为主,户均253万元,占家庭总资产的八成。住房是家庭实物资产的重要构成,居民家庭住房拥有率相对均衡。中国城镇居民家庭的住房拥有率为96%,有一套住房的家庭占比为58.4%,有两套住房的占比为31%,有三套及以上住房的占比为10.5%,户均拥有住房1.5套。商铺及厂房等经营性资产是家庭资产差距大的重要原因。拥有经营性资产家庭的户均总资产为776.8万元,是没有经营性资产家庭的3.4倍。家庭总资产越多,经营性资产的拥有率越高。 中国城镇居民家庭金融资产拥有情况如何?调查数据显示,99.7%的家庭拥有金融资产,户均金融资产64.9万元,占家庭总资产的20.4%,占比较低。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城镇居民家庭金融资产的分化程度更明显;居民投资偏稳健,家庭无风险金融资产持有率高;高资产、高学历家庭参与风险金融市场的意愿更强,金融资产表现形式更加多元化。 家庭负债主要是房贷 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负债情况一直备受关注。调查结果显示,城镇居民家庭负债参与率高,负债结构相对单一,房贷是主要构成部分。具体表现为,家庭负债参与率较高,负债集中化现象明显。受调查家庭中,有负债的家庭占比为56.5%。家庭负债结构相对单一,负债来源以银行贷款为主,房贷为家庭负债的主要构成,75.9%的居民家庭将负债用于购房。富裕家庭的负债参与率更高,且更容易获得银行贷款,低资产家庭对民间借贷的依赖度相对较高。居民家庭负债集中于中青年和高学历家庭。随着年龄增长,家庭负债参与率有所下降;户主受教育程度越高,家庭负债参与率越高。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城镇居民家庭偿债能力总体较强,低收入家庭偿债压力相对较大,实体经营家庭的偿债压力大,工薪阶层债务偿还压力明显。 此外,调查表明,目前居民家庭负债还存在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一是城镇居民家庭金融资产负债率较高,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风险。二是部分低资产家庭资不抵债,违约风险高。三是中青年群体负债压力较大。四是老年群体投资银行理财、资管、信托等金融产品较多,风险较大。五是刚需型房贷家庭的债务风险突出。 本报记者 徐佩玉 【编辑:于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