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疫情改变生活 有旅法华人认为“停”好

外媒:疫情改变生活 有旅法华人认为“停”好
据《欧洲时报》报道,距离法国政府计划解禁不到一周的时间,旅法华侨华人对5月11日解禁之后的前景看法不一。有的侨胞华人认为,疫情改变了生活节奏,这样的生活“停”好。在法从事艺术鉴赏工作的Claire担心,解禁之后不敢到处乱跑,因为感觉还是不安全,所以还是需要在家里呆上一段时间。Claire认为,法国要恢复疫情之前的正常生活,可能要等到明年,但是,如果可能的话,她考虑7月或者8月出去转转。Claire告诉记者,法国“禁足令”发布之后,自己忽然发现个人生活越来越精彩。禁足期间,Claire抓紧时间充电,尝试了很多新事物。专研一下新的菜谱、新的健身方式、还学习了种菜移栽、钢琴入门练习等等。每天,做做家务、做做饭、打理打理花园、学习工作两不误,再加上新近养了一条小狗,一天排得满满当当,比正常上班的时候更加充实。Claire说,其实,她个人倒觉得这样的疫情禁足生活“停”好。旅法艺术家蒋山青于今年春节前夕回到法国,禁足令发布之后,蒋山青在微信中组了一个“唯有读书高——巴黎读书笔记”的微信群,和一群朋友从艺术和历史的角度畅谈对人生的感悟,分享读书和艺术创作的体会和快乐。Claire为狗狗改了一顶同款的小红帽。(图片来源:欧洲时报)蒋山青告诉记者,疫情期间,他天天在创作室的露台上看塞纳河上往来的船只和夕阳,还不时的用手机拍下一张张如画风景。蒋山青说,这样舒缓的节奏,惬意的情景,祥和的画面都是生活赐予的,人应该在任何环境下去体会生活的美好,这样的生活“停”美。疫情期间,许多华人社团侨领不顾个人安危,组成义务志愿者团队,为同胞义务发放家乡政府部门寄来的提高免疫力的中药冲剂和医用口罩等防护用品。巴黎北郊欧拜赫维利耶市四道街街区华人曹华钦,在疫情期间一直很忙。禁足令发布之前,他就帮着各个华人社团协会向街区侨胞华人民众捐赠分发医用口罩等物资。之后,又帮助分发中药冲剂。最近,他还在自己家里按照国内的配方和药材分包中药,再配发给街区的侨胞民众。曹华钦说,这样的疫情生活,让更多的人得到自己的帮助,“停”好。法国法华工商联合会会长戴安友、法国中法友谊互助协会名誉会长吴时敏于法国疫情禁足令发布之前回到中国内地。现在,他们在中国内地的生产和贸易已经恢复。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戴安友、吴时敏告诉记者,听说现在回法国后,对入境人员需要进行为期两周的隔离观察,而且5月11日法国计划复工之后,究竟对进出口贸易,餐饮业会恢复到什么程度,还是一个未知数,加上目前国内的生产商务经贸活动已经逐渐走上正轨,所以,他们觉得需要看看法国这边的情况才能决定何时回法国。戴安友、吴时敏认为,新冠疫情发生之后,让我们能够有时间,静下心来想想以后如何将中法之间的民间经贸往来交流之路发展得更好,这样“停”好。在法国留学学习心理学专业的小吴,本来打算春节期间回国度假的,新冠肺炎疫情在法国暴发之后,小吴决定留在法国。没想到,在法国家里一呆就是两个月,完全打乱了原来的生活计划安排。小吴告诉记者,禁足在家刚开始几天,有一点不适应。后来,逐渐调整了生活节奏,慢慢地越来越习惯了。现在,小吴除了每周去一次超市购物之外,基本上就在家里呆着。尽管自己租住的房间不大,但是小吴说,看到窗外的蓝天和白云,和以前并不在意的树木花草,都会为之振奋。一年四季,春去秋来,却在不经意之前发现存在的意义。小吴说,疫情禁足给自己还有一个收获就是,和父母交流沟通的机会多了,对父母的感情越来越深,越来越理解父母为自己付出的不易,每周几次与父母视频聊天时,也越来越善于将自己的感情向父母表达出来。小吴说,自己越来越发现,这样的禁足生活“停”好。(欧文)

鲁尼:莫里森曾经甩博格巴林加德几条街,可惜不够努力

鲁尼:莫里森曾经甩博格巴林加德几条街,可惜不够努力
5月3日讯曼联传奇鲁尼在自己的专栏中谈到了曾经的曼联球员莫里森,并表示当年他的天赋比博格巴以及林加德等人都高。鲁尼写道: 当年看着拉瓦尔-莫里森的时候,我的感觉就是,他具备成才的一切要素。有次训练课,他一分钟穿了维迪奇三次裆。 但他的生活方式以及生活环境对他来说有害的。那时候看看博格巴、林加德以及所有的同批球员,我觉得莫里森的水平甩他们好几条街。 职业足球的世界里,每名球员都要遵循一定的指引,莫里森没能踢出来,就是个佐证。 之后你会想自己在职业球员道路上能走多远的问题。以加里-内维尔举例,他并不是天赋极其出众的球员,但他每次训练课,每一分钟都很努力,最终成为了最出色的加里-内维尔。 爵爷曾说,生活中最难的就是每天都保持努力。忘了自己的能力,一切归零:只要你每天努力,不论你做什么,都会取得成功。 (编辑:姚凡)

用音乐抚慰人心,更凿开壁垒望向产业美好未来

用音乐抚慰人心,更凿开壁垒望向产业美好未来
老狼携手一众民谣音乐人隔空合唱《恋曲80》。图为视频截图。国内流行音乐界,已经许久没有如此的大动静。4日起连播两晚的《相信未来》在线义演引爆了话题。让人们感动的不仅是国内300多位音乐人的温暖接力,更是几大在线音乐平台在此次义演中放下商业竞争,只为好音乐打造一个纯粹舞台。同一天,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也发布《2019全球音乐报告》,称中国以预计6.16亿美元录制音乐收入,继续占据全球第七位。特别指出,中国录制音乐年收入增幅已达16%,是目前第六位韩国的近两倍。有分析认为,以两国预计0.26亿美元的差额来看,中国有望在今年升至第六位。在国内疫情得到逐步控制的当下,这一报告无疑传递出产业向好的积极信号。重新唤醒公众对优质原创音乐作品的关注一段时期以来,国内音乐人许久没有得到过如此“聚焦”。首场《相信未来》义演当晚,几乎每一位歌手演唱结束,微博和朋友圈就会引发一阵讨论。久未露面的王菲搭档常石磊,在钢琴伴奏中演唱歌曲《人间》,寄予“战胜疫情需要我们有始有终,孤独尽头不一定惶恐”的美好期盼;大鹏带着乔杉、古力娜扎等人重现电影《缝纫机乐队》的《都选C》,玩了一把冲破大小屏的“跨界”;林俊杰敢于让观众戴起耳机,挑战唱片级演唱……首场演出中,几乎每隔几分钟就有一个热搜。这与过去一段时间里,华语音乐原创湮没在娱乐信息中的局面形成鲜明对比。从网络歌曲《野狼Disco》引发主流专业歌手的竞相翻唱,到各大平台音乐热榜上常年被短视频“神曲”霸榜,再到一首《惊雷》引发喊麦究竟是不是歌曲的质疑争议……人们发现,围绕主流华语流行乐的网络生存空间正持续受到娱乐话题的挤压。尽管周杰伦、李荣浩、汪峰等专业歌手创作人不时有新作问世,然而讨论度远不及网络神曲,论及销量更无法与拥有大批粉丝,仅凭一首单曲就动辄创造销售额千万级甚至破亿元的流量歌手相比。因而,这次义演带来的,不只是战“疫”力量,更是一次对华语流行音乐的高光聚焦。无论是疫情期最新创作的《Stay?with?you(与你们在一起)》,还是岁月金曲《红日》《人间》《恋曲80》,经由专业歌手声线演绎,哪怕只是钢琴伴奏,依旧有着直击灵魂的穿透力。义演中有的歌手还特别架起专业录音设备,邀请乐手合作,甚至走进录影棚精心编排,让观众感慨专业音乐会的视听体验比网络直播间来得好得多。关注原创音乐人的生存空间,也是高晓松谈及发起义演的初衷之一。他说:“大家努力用歌声鼓励在复工复产路上艰难前行的人们,同时也用实际行动帮助音乐圈复工。尤其是在线下演出依然没有恢复的情况下,帮助那些主要依靠演出收入的音乐人。”不少歌手也在直播中呼吁观众支持正版音乐,希望重新唤起人们对专业演绎和优质原创作品的关注。打破竞争壁垒,在义演中寻求未来可能的合作模式而这场义演,还有一个细节传递着产业的积极信号。那就是微博、网易云音乐、大麦网、虾米音乐、腾讯音乐娱乐五个平台一同出现在了发起方一栏。业内人士感慨,此次义演,值得点赞的不只是音乐人不计报酬的全情参与,更有平台方难得地摒弃一切商业元素,不做中插广告,不因竞争而进行排他限制的一次努力。经历漫长的版权拉锯战,不少产业观察者借此看到了平台方携手合作的可能。近两年,中国用户版权意识和付费意愿逐步增强,据IFPI数据显示,中国录制音乐收入已有93%来自流媒体。向好的大趋势下,始终有一个“顽疾”并未得到解决,那就是版权壁垒。各家音乐平台版权的激烈争夺,使得用户为了喜欢的音乐不得不在各个平台切换听歌的问题没有得到缓解。如果说最初不同唱片公司、不同歌手版权分别被不同平台买走还可以理解,那么同一张专辑也有可能无法在一个平台听全,显然已经超出用户消费的合理范畴,让用户感到听歌已经变成“身心俱疲”的负担。这一次义演合作中,主办方在初期就达成共识,一方面参演艺人不计报酬,同时也对平台方作出约束,在播出过程中不进行任何广告植入,也不在视频回放中将歌曲作为单独音频进行商业孵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绝不排斥有竞争背景的平台。有资深音乐人感慨,正是各大平台完全放弃商业利益考量,“为了更高的理性走到一起”,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集中这么多力量做成了这件事。不管从线上接力演出的规模效果,还是从平台破天荒的合作上看,义演都将成为2020年华语流行音乐的一次标志性事件。在回味音乐之余,希望平台能够同样反思,是否多些合作思维,进一步凿开版权壁垒,共同望向中国原创音乐的美好未来。(首席记者?黄启哲)编辑:魏金豆统筹:徐倩编审:干江沄

崇明区领导参加“爱国卫生月”义务劳动-区域频道-东方网

崇明区领导参加“爱国卫生月”义务劳动-区域频道-东方网
据崇明区消息:今年4月是第32个“爱国卫生月”,4月30日是全市统一的爱国卫生义务劳动日,为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爱国卫生工作,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到创建全国文明城区和国家卫生区中来,区领导带头参加“爱国卫生月”义务劳动。 区委副书记、区长缪京来到八一路参加环境卫生整治活动。活动中,缪京和区卫健委、城桥镇机关干部、环卫志愿者一起打扫路面,擦拭栏杆、公益灯箱宣传栏、垃圾箱、休闲座椅等,为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创建健康美好家园贡献自己的力量。 劳动间隙,缪京还了解全国文明城区和国家卫生区创建工作进展,号召广大居民积极参与爱国卫生运动,共建美好家园。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龚朝晖一行来到城桥镇八一路,与机关干部、社区志愿者一同参与环境整治活动。 副区长王菁参加。

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均值逾300万 负债主要是房贷

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均值逾300万 负债主要是房贷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对上一年度中国城镇居民家庭开展资产负债情况调查。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以实物资产为主,金融资产占比低,房产占比超七成。 实物资产占家庭总资产八成 区域间的家庭资产分布差异显著,经济发达地区的居民家庭资产水平高;分省份看,家庭资产最高为北京、上海和江苏,最低的为新疆、吉林和甘肃。其中,北京居民家庭户均总资产约为新疆居民家庭的7倍。高收入家庭拥有更多资产,收入最高10%家庭户均总资产1204.8万元,是收入最低20%家庭户均总资产的13.7倍。 此外,户主的年龄、学历水平及职业均影响家庭资产分布。家庭总资产随户主年龄的提高呈现先增加后减少的特征;户主的学历水平越高,家庭户均总资产越多;户主为企业管理人员和个体经营者的家庭总资产明显高于均值。 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以实物资产为主,户均253万元,占家庭总资产的八成。住房是家庭实物资产的重要构成,居民家庭住房拥有率相对均衡。中国城镇居民家庭的住房拥有率为96%,有一套住房的家庭占比为58.4%,有两套住房的占比为31%,有三套及以上住房的占比为10.5%,户均拥有住房1.5套。商铺及厂房等经营性资产是家庭资产差距大的重要原因。拥有经营性资产家庭的户均总资产为776.8万元,是没有经营性资产家庭的3.4倍。家庭总资产越多,经营性资产的拥有率越高。 中国城镇居民家庭金融资产拥有情况如何?调查数据显示,99.7%的家庭拥有金融资产,户均金融资产64.9万元,占家庭总资产的20.4%,占比较低。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城镇居民家庭金融资产的分化程度更明显;居民投资偏稳健,家庭无风险金融资产持有率高;高资产、高学历家庭参与风险金融市场的意愿更强,金融资产表现形式更加多元化。 家庭负债主要是房贷 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负债情况一直备受关注。调查结果显示,城镇居民家庭负债参与率高,负债结构相对单一,房贷是主要构成部分。具体表现为,家庭负债参与率较高,负债集中化现象明显。受调查家庭中,有负债的家庭占比为56.5%。家庭负债结构相对单一,负债来源以银行贷款为主,房贷为家庭负债的主要构成,75.9%的居民家庭将负债用于购房。富裕家庭的负债参与率更高,且更容易获得银行贷款,低资产家庭对民间借贷的依赖度相对较高。居民家庭负债集中于中青年和高学历家庭。随着年龄增长,家庭负债参与率有所下降;户主受教育程度越高,家庭负债参与率越高。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城镇居民家庭偿债能力总体较强,低收入家庭偿债压力相对较大,实体经营家庭的偿债压力大,工薪阶层债务偿还压力明显。 此外,调查表明,目前居民家庭负债还存在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一是城镇居民家庭金融资产负债率较高,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风险。二是部分低资产家庭资不抵债,违约风险高。三是中青年群体负债压力较大。四是老年群体投资银行理财、资管、信托等金融产品较多,风险较大。五是刚需型房贷家庭的债务风险突出。 本报记者 徐佩玉 【编辑:于晓】